《祠部集》卷五

畢丞相之孫諫議宋大夫之妻

創作年代未知。畢丞相,畢姓宰臣待考。

法度居無失,圖書動有稽。不偕君子老,空美大夫妻。淡月臨新兆,淸風在舊閨。哭聲摧隴木,山鳥學人啼。

法度指的應該是維持家族秩序的規矩制度,從家庭的花銷到孩子的教育、公婆的侍奉等大小事都處理的井井有條。此句讚頌宋諫議的妻子持家有方。「圖書動有稽」點出宋妻並非一般婦女,很有可能是出身士大夫家庭的女性。她自幼熟習經典,說的話都能從古籍中找到依據。第三句,說明宋妻去逝時的早,未能與夫君同偕白首。「空美大夫妻」不知何意,是指妻子容顏永遠定格在亡歿的一刻耶?「淡月臨新兆」,此句敘述視角轉移到宋妻亡故的現實,「新兆」即新建好的墳墓。「清風在舊閨」,古代女子的睡房稱作閨房,以其門窄,限制人員出入之故,即使是家中男性也不能隨意進出。(此說聞自朱老師,需翻一下筆記)。

「哭聲摧隴木」說明家族成員對宋妻之死表現出極大的哀傷,嚎哭之聲都能將墓園的灌木摧折。古代士大夫家庭成員亡故後將葬於家族墓園。(偷偷告訴你喔,宋代官員到了一定品級位階可向朝廷申請於墓園處建造所謂「功德寺」,韓琦便是一個例子)用這種誇張的筆法描寫其實是為了渲染及凸顯濃烈的悲慟情緒。當然,如果要平和一些,可用「振」字。想象一下,眾人的哭聲,其音波之強烈振動了墓園的所有樹木,而葉子受此衝擊紛紛墜落,就如同人在落淚一樣,畫面是不是也很唯美呢?這種處理方式自然比較貼近現實,但詩歌不是科學,那些經典之作往往都包含詩人無窮的腦洞。

最後一句可謂是這首詩最文學性的描寫了。鳥類啼叫本出於天性,何須學習。再者,飛禽說的是「鳥語」,人類講的是「人話」。故也無「學人」一說。這是典型的「無理而妙」,但卻充分做到融情於景,讓整首詩的美感與意境得到了進一步的提升。

 

夫賢微子後,身貴畢公孫。獨棄斑衣養,空餘象服尊。悲風纏挽鐸,苦霧濕銘旛。誰謂靈香驗,何曾見返魂。

這句末聯寫的極佳。建議可以先去聽聽「奇然Liya」的〈靈犀照夜〉。古有焚犀牛角能通靈見鬼之說,而此處之「靈香」是指犀角耶?但又不似,見鬼是否等同於返魂?兩者的概念其實不太一樣。返魂似乎更傾向於說明亡者重生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