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景祐三年起,官員家書可隨公文書一併寄送

景祐三年五月,詔中外臣僚許以家書附遞。明告中外,下進奏院依應施行。蓋臣子遠宦,熟無墳墓宗族親戚之念,其能專人馳書,必達官貴人而後可。此制一頒,則小官下位受賜者多。今所在士大夫私書多入遞者,循舊制也。

端拱二年,崇文院中堂創建祕閣,收藏前代書畫

祕閣至端拱二年於崇文院中堂建,擇三館書籍真本並內出古畫墨跡等藏之,淳化元年詔次三館。直閣以朝官充,校理以京朝官充。掌繕寫祕藏供御典籍圖書之事。判閣一人,舊常以丞、郎、學士兼祕書兼領閣事,大中祥符九年後以諸司三品、兩省五品官以上官判。國初又置祕閣校理,通掌閣事,咸平後者皆不領務。

舍人院的「壓角」禮

舍人院每知制誥上事,必設紫褥於庭,面北拜聽,閣長立褥之東北隅,謂之「壓角」。宗衮作《掖垣叢誌》而不解其事。按唐舊書亦無聞焉,惟裴廷裕《正陵遺事》云:「舍人上事,知印宰相當壓角。」則其禮相傳自唐也。予為舍人日,邵興宗入院,不疑為閣長,壓角,時議美之。

舍人院

舍人院始創於唐代,與學士院分別對掌朝廷內外制。舍人院掌外制,隸中書省。

宋時學士院又稱「玉堂」,宋太宗手書「玉堂之署」賜之

學士院正廳曰「玉堂」,蓋道家之名。初,李肇翰林志末言居翰苑者,皆謂「凌玉清,溯紫霄」,豈止於「登瀛洲」哉!亦曰「登玉堂」焉。自是遂以「玉堂」為學士院之稱,二不為榜。太宗時,蘇易簡為學士,上嘗語曰:「『玉堂』之設,但虛傳其說,終未有正名。」乃以紅羅飛白「玉堂之署」四字賜之。易簡即扃鐍置堂上。每學士上事,始得一開視,最為翰林盛事。紹聖間,蔡魯公為承旨,始奏乞摹,就杭州刻榜揭之,以避英廟諱,去下二字,止曰「玉堂」云。

唐宋時期翰林學士院的沿革

唐翰林院,本內供奉藝能技術雜居之所,以詞臣侍書詔其間,乃藝能之一爾。開元以前,猶未有學士之稱,或曰「翰林待詔」,或曰「翰林供奉」,如李太白猶稱「供奉」。自張垍為學士,始別建學士院于翰林院之南,則與翰林院分而為二,然猶冒翰林之名。蓋唐有弘文館學士,麗正殿學士,故此特以翰林別之。其後遂以名官,訖不可改。然院名至今但云學士而不冠以翰林,則亦自唐以來沿襲之舊也。

學士院

翰林學士院,始創於唐代。主要負責為皇帝起草詔書。宋時學士院又有「玉堂之署」的美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