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景祐三年起,官員家書可隨公文書一併寄送

景祐三年五月,詔中外臣僚許以家書附遞。明告中外,下進奏院依應施行。蓋臣子遠宦,熟無墳墓宗族親戚之念,其能專人馳書,必達官貴人而後可。此制一頒,則小官下位受賜者多。今所在士大夫私書多入遞者,循舊制也。

端拱二年,崇文院中堂創建祕閣,收藏前代書畫

祕閣至端拱二年於崇文院中堂建,擇三館書籍真本並內出古畫墨跡等藏之,淳化元年詔次三館。直閣以朝官充,校理以京朝官充。掌繕寫祕藏供御典籍圖書之事。判閣一人,舊常以丞、郎、學士兼祕書兼領閣事,大中祥符九年後以諸司三品、兩省五品官以上官判。國初又置祕閣校理,通掌閣事,咸平後者皆不領務。

端明殿學士位翰林學士之上

今月五日,蒙宣至蕊珠殿面諭除臣兼端明殿學士者,竊以端明殿學士自昔班翰林學士之上,以得入侍殿中,最為貴近。故非碩學重望之臣,未始預選。今臣起于孤賤,已點兩學之職,自惟文章器業不足補朝廷。方日俟退黜,不謂皇帝陛下特出宸衷,親諭執政,更加此命。臣雖知遭逢陛下為千載之榮,然臣重顧庸陋,無名冒職,是以雖犯鼎鑊之戮而不得不辭也。伏望陛下矜憐舊臣,俾全愚分,其除端明殿學士特賜寢罷。

宋朝親王佩金帶,元豐後改玉帶。宋神宗送王安石玉帶,欲使其服以覲見

國朝親王皆服金帶。元豐中官制行,上欲寵嘉、歧二王,乃詔賜方團玉帶,著為朝儀。先是乘輿玉帶皆排方,故以方團別之。二王力辭,乞寶藏於家而不用服。不許,乃請加佩金魚,遂詔以玉魚賜之。親王玉帶佩玉魚,自此始。故事,玉帶皆不許施於公服,然熙甯中收復熙河,百官班賀,神宗特解所繫帶賜王荊公,且使服以入賀。荊公力辭,久之不從,上待服而後進班。不得已受詔,次日即釋去。大觀中收復青唐,以熙河故事,復賜蔡魯公,而用排方。時公已進太師,上以為三師禮當異,特許施於公服。公辭,乃乞琢為方團;既又以為未安。或誦韓退之詩,有「玉帶懸金魚」之禮,告以請因加佩金魚。自是何伯通、鄭達夫、王將明、蔡居安、童貫,非三師而以恩特賜者,又五人云。

趙子漴綠袍佩金帶

靖康元年,趙子漴知寧陵縣。徽宗既遜位,過亳州燒香,道由其邑,賜金帶;趙時服綠,許於綠袍上繫。

宋代知制誥與待制佩犀帶,自龍圖閣直學士以上佩金帶

本朝之制誥待制,止繫皂鞓犀帶,遷龍圖閣直學士,始賜金帶。燕公為待制,十年不遷,乃作〈陳情詩〉上時宰,詩曰:「鬢邊今日白,腰下幾時黃?」於是時宰憐其老,未幾遷直學士。燕公登科最晚,年四十六始用寇萊公薦,轉京官,晚登文館,列侍從,作直學士,時已六十餘矣。

宋朝官員服飾

宋朝官員服飾有綠、緋、紫三色,除此之外,尚有以腰帶、魚帶區分官員品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