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安石(王荊公)

王安石-王荊公

唐宋八大家之一,熙寧變法的核心人物。南宋人非常討厭他,認為北宋的覆滅與其脫不了關係。

儲泳批評以活物塞入神像開光的做法

設土木像,敬而事之,顯應靈感,此非土木之靈,乃人心之靈耳。夫壇場、社廟或興或廢,有靈有不靈者,係人心之歸與不歸,風水之聚與不聚。蓋人者具直覺之靈,受中和之氣,天地之內,莫靈於人。人心所聚,靈氣之所聚也。彼得風水之利者,氣脈停止,人心精爽,得以依之,此所以愈靈而愈興也。其失風水之宜者,和氣不聚,人心精爽,無所依棲,隨而蕩散,此所以日廢而不靈也。凡壇場立於風水會聚之地,而人心歸鄉,未有不靈而福德者。愚人不知此理,欲助其靈,乃取活蛇、生鴉,或縛獼猴,藏於土木偶之胸腹,此非助靈之道,實助其妖孽耳。知者不可以不戒。

宋祁認為對偶之文不宜寫入史傳

文有屬對、平側用事者,供公家一時宣讀施行,以便快然,久之不可施於史傳。余修《唐書》,未嘗得唐人一詔一令可載於傳者,唯捨對偶之文,近高古乃可著於篇。大抵史近古,對偶宜今,以對偶之文入史策,如粉黛飾壯士,聲匏佐鼙皷,非所施云。

歐陽脩妻子的乳母能預知富弼什麼時候會拜訪歐宅

歐陽公為西京留守推官,富鄭公猶為舉子,每與公往來。是時,胥夫人乳媼年老不睡,善為冷淘,鄭公喜嗜之。每晨起,戒中廚具冷淘,則鄭公必來。公怪而問之,乳媼云:「我老不睡,每夜聞繞宅甲馬聲,則富秀才明日必至,以此驗之。若如常夜,則必不來。」歐公知富公必貴。

歐陽脩知應天府時用官印封禁「五郎廟」

歐陽公知應天府三日,謁廟史白有五郎廟甚靈,請致禮,不然且為祟,公頷之。一日,食,夾子輒失之,明日夾子在土偶手中。遂命扃其廟,以留守印封之,戒曰:「予此去,則可開。」然亦無他異。

蘇軾(蘇東坡)

蘇軾

嘉祐二年進士,宋代大文學家,性格豁達開朗,曾因烏臺詩案入獄及遠貶海南,

司馬光遣人送還他人的贈酒

溫公不受遺酒溫公熙寧、元豐間嘗往來於陝洛之間,從者財三兩人,跨驢,道上人不知其為溫公也。每過州縣,不使人知。一日,自洛趨陝時,陝守劉仲通諱航,元成先生之父也,知公之來,使人迓之,公已從城外過天陽津矣。劉遽使以酒四樽遺之,公不受。來使告云,若不受,必重得罪。公不得已,受兩壺。行三十里,至張店鎮,乃古傅巖故地,於鎮官處借人,復還之。後人因於陝之使宅建四公堂,謂召公、傅公、姚公、溫公。此四公者,皆陝中故事也。唐姚中令陝之硤石人,令陝縣道中路旁有姚氏墓碑,徐嶠之書並撰。

歐陽脩在宋代文風轉變過程中的地位與角色

本朝之文,循五代之舊,多駢儷之詞;楊文公始為西崑體,穆伯長、六一先生以古文唱,學者宗之。王荊公為新經說文,推明義理之學,兼莊老之說。洎至崇觀黜史學,中興悉有禁,專以孔孟為師。淳熙中,尚蘇氏,文多宏放;紹熙尚程氏,曰洛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