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弼-富鄭公

富弼(富鄭公)

富弼,北宋宰相,虔誠的佛教徒。與范仲淹、韓琦相善。晚年似與歐陽脩不睦。

最後更新時間: 2 weeks ago

治平元年(1064)

富鄭公為樞密使,英宗初即位,賜大臣永昭陵遺留器物,已拜賜,又例外獨賜鄭公如干。鄭公力辭,東朝遣小黃門諭公:「此微物,不足辭。」雖家人亦以為不害大體,屢辭恐違中旨。公曰:「此固微物,要是例外也。大臣例外受賜不辭,若人主例外作事,何以正之?」竟辭不受。

沈作喆《寓簡》卷五

富韓公謝事居洛。一日,邵康節來謁。公已不通客,但戒門者曰:「邵先生來,無早晚入報。」是日,公適病足臥小室,延康節至臥床前,康節笑曰:「他客得至此耶?」公亦笑指康節所坐胡床:「病中心怦怦,雖兒子來,立語遣去。此一胡床,惟待君耳。」康節顧左右曰:「更取一胡床來。」公問故,答曰:「日正中,當有一綠衣少年騎白馬候公。公雖病,強見之。公薨後,此人當秉史筆公事。」公素敬康節,神其言,因戒閽人曰:「今日客至,無貴賤立為通。」既午,果范祖禹夢得來,遂延入,問勞稠疊,且曰:「老病即死,念平生碌碌無足言,然麤懷朴忠,他時筆削必累君,願少留意。」夢得惶恐叵測,避席謝。後十餘年修《裕陵實錄》,夢得竟為修撰《韓公傳》,此事,尹侍郎說。

廉布《清尊錄》

皇祐年間(1049-1054)

書生王企,夜過徐。天晦,迷失道,望燈火煌煌,企乃往而求宿。既至,若市邑,企宿於老叟家。曰:「居貧,不能備酒饌展主禮。」企曰:「但容一宵,以為干干凂。」企因詢叟曰:「此地名可得聞乎?」叟曰:「叢鄉也。茲乃富公所建之鄉也。」企思念:不聞叢鄉。企乃告叟曰:「何富公所見?」叟曰:「吾之類無歸者,乃得富公與刺史聚之於此,使有安居,從是得生者太半矣。富公之德,以係仙籍焉。」明日,企行數里,詢耕者云:「此北去四五里,有人烟市邑處,何地也?」耕者曰:「此惟有『叢冢』,無市邑。」企乃悟宿於「叢冢」。

劉斧《青鎖高議》前集卷一

皇祐年間(1049-1054)

皇祐年,河決於商河。自山而東,溝澮皆渤溢,地方千里,鞠為汙涂。是時山東大歉,民乃重困而流徙。富公方帥青社。公驛馳符,俾州縣救濟。來者尤擁,倉廩遽竭。由是,臥殍枕藉,徐州尤甚。白骨蔽野,莫知其數。公命徐牧葬焉。收得骨數千具,擇地而葬,公親為文以祭之,因曰「叢冢」。

劉斧《青鎖高議》前集卷一

司徒喵的集古錄

無所事事的閒人,試圖從古籍的吉光片羽中重構大宋的盛世圖景,探尋更多社會秩序與人生抉擇的可能性。

相關連結

宋粉專區

  • 補充文獻資料
  • 考證和糾錯
  • 文章投稿
  • 書籍團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