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陽脩(六一居士)

歐陽脩,字永叔,號六一居士。北宋文官、古文家,聽所他喜歡吃螃蟹。

最後更新時間: 4 weeks ago

至和元年(1054)

歐公春帖子溫成皇后詞
歐公與王禹玉、范忠文同在禁林。故事進春帖子自皇后、貴妃以下諸閣皆有。是時,溫成薨未久,詞臣闕而不進。仁宗語近侍,詞臣觀望,溫成獨無有,色甚不懌,諸公聞之惶駭。禹玉、忠文倉卒作不成。公徐曰:「某有一首,但寫進本時,偶忘之耳。」乃取小紅箋,自錄其詩云:「忽聞海上有仙山,煙鎖樓臺日月閑。花下玉容長不老,只應春色勝人間。」既進,上大喜。禹玉拊公背,曰:「君文章真是含香丸子也。」

朱弁《曲洧舊聞》,卷7,頁180。

南宋淳熙(1174-1189)

本朝之文,循五代之舊,多駢儷之詞;楊文公始為西崑體,穆伯長、六一先生以古文唱,學者宗之。王荊公為新經說文,推明義理之學,兼莊老之說。洎至崇觀黜史學,中興悉有禁,專以孔孟為師。淳熙中,尚蘇氏,文多宏放;紹熙尚程氏,曰洛學。

趙彥衛《雲麓漫鈔》卷八

至和二年(1055)四月

密葉花成子,新巢燕引雛。君心多感舊,誰獻辟兵符。
旭日映簾生,流暉槿豔明。紅顏易零落,何異此花榮。
綵縷誰云能續命,玉奩空自鎖遺香。白頭舊監悲時節,珠閣無人夏日長。
依依節物舊年光,人去花開益可傷。聖主聰明無色惑,不須西國返魂香。

〈溫成皇后閣四首〉,《歐陽修全集》卷八三(《內制集》卷二)

紹興乙卯(1135)

兩府大臣例得墳院,歐陽公既參大政,以素惡釋氏,久而不請。韓公為言之,乃請瀧岡之道觀。又以崇公之諱,因奏改為西陽宮,今隸吉之永豐。後公罷政出守青社,自為阡表,刻碑以歸。江行過采石,舟裂碑沈,舟人曰:「神如有知,石將出。」有頃,石果見,遂得以歸立於其宮。紹興乙卯,宮焚,不餘一瓦,碑亭獨無恙,信有神物護持云。

曾敏行《獨醒雜志》卷二

天聖八年(1030)

歐陽公為西京留守推官,富鄭公猶為舉子,每與公往來。是時,胥夫人乳媼年老不睡,善為冷淘,鄭公喜嗜之。每晨起,戒中廚具冷淘,則鄭公必來。公怪而問之,乳媼云:「我老不睡,每夜聞繞宅甲馬聲,則富秀才明日必至,以此驗之。若如常夜,則必不來。」歐公知富公必貴。

王銍《默記》

備註冷淘,一種涼麵。據劉德清《歐陽脩紀年錄》考證,此事應該發生在天聖八年(1030)的夏天。(頁36)為什麼會有甲馬之聲?此時的富弼不過是一名舉人,出入不可能有任何儀仗或兵馬護衛,那麼乳媼聽到只可能是來自其他空間的聲音,或許是神將,或許是陰兵,因為他們能預知富弼的行蹤,所以在他途徑之路先行部署,護衛這位未來的大人物?
皇祐二年(1050)

歐陽公知應天府三日,謁廟史白有五郎廟甚靈,請致禮,不然且為祟,公頷之。一日,食,夾子輒失之,明日夾子在土偶手中。遂命扃其廟,以留守印封之,戒曰:「予此去,則可開。」然亦無他異。

方勺《泊宅編》,卷6,頁34

慶曆五年(1045)

醉翁亭記初成,天下莫不傳誦,家至戶到,當時為之紙貴。宋子京(宋祁)得其本,讀之數過,曰:「只目為醉翁亭賦,有何不可。」

朱弁《曲洧舊聞》,卷三,頁120

歐公文成篇時與始落筆時十不存五六
讀歐公文,疑其自肺腑流出而無斲削工夫。及見其草逮其成篇,與始落筆十不存五六者,乃知為文不可容易。班固云:「急趨無善步。」良有以也。

朱弁《曲洧舊聞》,卷四,頁142

慶曆至嘉祐

本朝之文,循五代之舊,多駢儷之詞;楊文公始為西崑體,穆伯長、六一先生以古文唱,學者宗之。王荊公為新經說文,推明義理之學,兼莊老之說。洎至崇觀黜史學,中興悉有禁,專以孔孟為師。淳熙中,尚蘇氏,文多宏放;紹熙尚程氏,曰洛學。

趙彥衛《雲麓漫鈔》,卷8,135頁

司徒喵的集古錄

無所事事的閒人,試圖從古籍的吉光片羽中重構大宋的盛世圖景,探尋更多社會秩序與人生抉擇的可能性。

相關連結

宋粉專區

  • 補充文獻資料
  • 考證和糾錯
  • 文章投稿
  • 書籍團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