韓琦-韓魏公

韓琦(韓魏公)

官至宰執。支持慶曆新政,與歐陽脩、范仲淹、蔡襄、富弼等人交往。有文集《安陽集》傳世。

最後更新時間: 3 months ago

右侍禁孫勉受元城埽。岸上一埽多墊陷,頗費工役材料,勉深患之。乃詢埽卒:「其故何也?」卒曰:「有巨黿,穴於其下。茲埽所以壞也。」勉云:「其黿可得見乎?」卒答以:「平日黿居埽陰,莫得見也。或天氣晴,以黿出水上,或近洲曝背,動經移時。」 勉曰:「伺其出,報我。我當射殺之,以絕埽害。」他日,卒報曰:「出矣。」勉馳往觀之。於時雨霽日上,氣候溫煦,黿於沙上迎日曝背。目或開或閉,頗甚舒適。勉蔽於柳蔭間,伺其便,連引矢射之。正中其頸,黿匍匐入水。後三日,黿死於水中,臭聞遠近。

勉一日晝臥公宇,有一吏執書召勉,勉曰:「我有官守,子召吾何之?」吏曰:「子已殺黿,今被其訴,召子證事。」勉不得已,隨之行。若百里,道左右宮闕甚壯,守衛皆金甲吏兵。勉詢吏曰:「此何所也?」吏曰:「此乃紫府真人宮也。」勉曰:「真人何姓氏?」曰:「韓魏公也。」勉私念:向蒙魏公提拂,乃故吏,見之求助焉。乃祝守門吏入報,少選,引入。勉望魏公坐殿上,衣冠若世間嘗所見圖畫神仙也,侍立皆碧衣童子。勉再拜立,公亦微勞謝,云:「汝離人世,當往陰府證事乎?」勉曰:「以殺黿被召。」乃再拜曰:「勉久蒙拂持。今入陰獄,慮不得回,又恐陷罪,望真人大庇。」又懇拜魏公顧左右,於東廡紫複架中,取青囊中黃誥,公自視之。傍侍立童讀誥曰:「黿不與人同。黿百餘歲,更後五百世,方比人身之貴。」勉曰:「黿穴殘埽岸,乃勉職也。」公以黃誥示勉,公乃遣去。勉出門,見追吏云:「真人放子,吾安敢攝也。」乃去。一青衣童送勉至家,童呼勉名,勉乃覺。

勉見移監第九埽。

劉斧《青鎖高議》前集卷一 「紫府真人記」

司徒喵的集古錄

無所事事的閒人,試圖從古籍的吉光片羽中重構大宋的盛世圖景,探尋更多社會秩序與人生抉擇的可能性。

相關連結

宋粉專區

  • 補充文獻資料
  • 考證和糾錯
  • 文章投稿
  • 書籍團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