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成皇后

生於 1024 年
1054 年去世
收藏此文 取消收藏

家庭成員

配偶

宋仁宗

父親

張堯佐

母親

錢氏

子女

公主3

史料記載

1
慶曆
貴妃生平與張氏家族的衰落

溫成皇后張氏,其先吳人,從錢氏歸國,為供奉官。租(祖)穎進士及第,終於縣令;子堯封尚幼,二女入宮事真宗,名位甚微。堯封亦進士及第,早終,妻惟有一女,即后也。庶子化基幼。堯封從父弟堯佐亦進士及第,時已為員外郎,不收卹誅孤。后母賣后於齊國大長公主家為歌舞者,而適蹇氏,生男守和。大長公主納后於禁中仙韶部,宮人賈氏母養之。上嘗宮中宴飲,后為俳優,上見而悅,遂有寵。后巧慧,善迎人主意。初為修媛,後冊為貴妃,飲膳供給皆逾於曹后,幾奪其位數矣,以曹后素謹,上亦重其事,故不果。上以其所出微,欲使之依士卒以自重,乃稍進用堯佐,數年間為三司副使、天章閣待制、三司使、淮海軍節度使、宣徽使、追封堯封為河清郡王,后母為齊國夫人,后兄化基子守誠、蹇守和皆拜官,宗族赫然俱貴。至和元年正月暴疾薨,上哀悼之甚,追冊為溫成皇后,禮數資送甚極豐厚。后方寵幸,賈氏尤用事,謂之賈夫人,受納貨賄,為人屬請,無不行者。賈安公(賈昌朝)以姑禮事之,遂被大用,然亦以此獲譏於世。齊國夫人柔弱,故官爵賞賜多入堯佐,而化基等皆不及焉。化基終於閤門祗候。后薨,齊國夫人相繼物故。後數年,堯佐亦卒,張氏遂衰。

司馬光《涑水紀聞》,卷8,頁162-163。

2
慶曆四年(1044)三月
仁宗除張堯佐知開封府,諫官余靖反對

慶曆元年十二月,才人張氏進封修媛。慶曆四年三月,以修媛張氏世父職方員外郎堯佐提點開封府縣鎮公事。右正言余靖上言:「堯佐不當得此差遣。一堯佐不足為輕重,但鑑郭后之禍興於楊、尚。」上曰:「朕不以女謁用人,自有臣僚奏舉。若物議不允,當與一郡。」

司馬光《涑水紀聞》,卷8,頁164。

3
慶曆八年(1048)
仁宗以「冊禮」加封張氏為貴妃

國朝命妃,未嘗行冊禮。然故事須候旨,方以誥授之。凡降誥,皆自學士院待詔書詞,送都堂,列三省銜,官誥院用印,然後進入。慶曆間,加封張貴妃時,宋翰林當制。宣麻畢,宋止就寫告,直取官誥院印用之,遽封以進。妃寵方盛,欲行冊命之禮,怒擲地,不肯受。宋祁落職知許州。乃令丁度撰文行冊禮。宋氏子弟云:元豐末,東坡赴闕,道出南都,見張文定公方平。因談及內庭文字,張云:二宋某文某文甚佳,忘其篇目,惟記一首是張貴妃制。坡至都下,就宋氏借本看,宋氏諸子不肯出,謂東坡滑稽,萬一摘數語作諢話,天下傳為口實矣。張貴妃制,今見本集。

陳鵠《西塘集耆舊續聞》,卷3,頁319。

此即蔡襄詩所言「翟彩開新禮」之「新禮」。

4
皇祐元年(1049)
仁宗命人繪製唐介像並掛於張貴妃閤中

唐質肅公在諫垣日,仁宗密令圖其像,置溫成閤中。御題曰右正言唐介。時猶衣綠,外庭不知。逮質肅薨於位,裕陵澆奠,索畫影看曰:「此不見後生日精神。」乃以此畫像賜其家,人始知之。乃歎仁宗之用意深不可及也。

朱弁《曲洧舊聞》,卷1,頁90。

5
皇祐元年(1049)
張貴妃為張堯佐向宋仁宗求「宣徽使」一職遭包拯反對

張堯佐除宣徽使,以廷論未諧,遂止。久之,上以溫成故,欲申前命。一日,將御朝,溫成送至殿門,撫背曰:「官家今日不要忘了宣徽使。」上曰:「得!得!」既降旨,包拯乞對,大陳其不可,反覆數百言,音吐憤激,唾濺帝面,帝卒為罷之。溫成遣小黃門次第探伺,知拯犯顏切直,迎拜謝過。帝舉袖拭面曰:「中丞向前說話,直唾我面,汝只管要宣徽使、宣徽使,汝豈不知包拯是御史中丞乎!」

朱弁《曲洧舊聞》,卷1,頁92。

6
皇祐二年(1050)
民間認為宰相陳執中迎合張貴妃旨意,處死冷青

皇祐二年,有狂人冷青言,母王氏本宮人,因禁中火,出外。已嘗得幸有娠,嫁冷緒而後生青,為藥鋪役人。與高繼安者謀之,詣府自陳,並妄以神宗與其母繡抱肚為驗。知府錢明逸見其姿狀魁傑,驚愕起立。後明逸以狂人置不問,止送汝州編管。推官韓絳上言:「青留外非便,宜按正其罪,以絕群疑。」翰林學士趙槩亦言:「青果然,豈宜出外?若其妄言,則匹夫而希天子之位,法所當誅。」遂命槩並包拯按得姦狀,與繼安皆處死。錢明逸落翰林學士,以大龍圖知蔡州;府推張式、李舜元皆補外。世妄以宰相陳執中希溫成旨為此,故誅青時,京師昏霧四塞。殊不知執中已罷,是時宰相乃文、富二賢相,處大事豈有誤哉?

王銍,《默記》卷上,頁41-42。

7
皇祐三年-四年(1051-1052)
宋仁宗打算廢曹后,立張貴妃,被梁適諫止

張才臣次元言:溫成有寵,慈聖光獻嘗以事忤旨,仁宗一日語宰相梁適曰:「廢后事如何?」適進曰:「閭巷小人尚不忍為,陛下萬乘之主豈可再乎!」謂前已廢郭后也。帝意解。因間語光獻曰:「我嘗欲廢汝,賴梁適諫我,汝乃得免。汝之不廢,適之力也。」後適死,光獻常感之。忽一日,出五百萬作醮,帝適見其事,問之,光獻以實告。帝歎息,自後歲率為之,至光獻上仙乃止。才臣,退傅文懿公諸孫也。

朱弁《曲洧舊聞》,卷2,頁107。

8
皇祐五年(1053)
蔡襄拒絕為張貴妃的父親張堯封書寫碑文

臣今月二十六日上殿,奏為奉敕書張堯封碑石。念臣備員詞掖,忝列近侍。書寫碑銘,合歸書藝待詔之職。臣侵其官,有虧事體。伏蒙聖慈許賜矜免。臣尋詣中書,竊知前狀已曾進呈。伏乞專宣中書,許令繳納張堯封敕命。取進止。

蔡襄〈乞不書張堯封碑石劄子〉,《蔡襄全集》,卷22,頁497。

理由:待詔之職。

9
張貴妃薨逝前
宋仁宗在溫成皇后閣中飲酒

慈聖識慮過人遠甚。仁宗一夕飲酒溫成閣中,極歡而酒告竭,夜漏向晨矣,求酒不已。慈聖云:「此間亦無有。」左右曰:「酒尚有而云無,何也?」答曰:「上飲歡,必過度,萬一以過度而致疾,歸咎於我,我何以自明。」翼日,果服藥。言者乃歎服。

朱弁《曲洧舊聞》,卷1,頁94。

在張貴妃這裡宋仁宗能不被約束。

10
至和元年(1054)正月
張貴妃薨逝

至和元年春正月辛未......癸酉,貴妃張氏薨,輟視朝七日,禁京城樂一月。丁丑,追冊為皇后,賜諡溫成。

《宋史》卷12〈仁宗本紀〉,頁236。

11
至和元年(1054)
胡宿撰溫成皇后哀冊

胡武平嘗奉勑撰〈溫成皇后哀冊文〉,受旨,以溫成嘗因禁卒竊發,捍衛有功,而秉筆者不能文其實,公乃用西漢馬何羅觸瑟、馮媛當熊二事以狀其意,曰:「在昔禁闈,誰何弛衛?觸瑟方警,當熊已厲。」覽者無不嘆服。

吳處厚《青箱雜記》,卷5,頁47-48。

12
至和元年(1054)
張貴妃的諡號的更易及發引場面之盛大

至和元年,張元妃薨,初諡廣明皇后,又諡元明,又諡溫成,京師禁樂一月。正月二十日,自皇儀殿殯於奉先寺,儀衛甚盛。又詔與孝惠、淑德、章懷、章惠俱立忌。正月二十日殯成,上前五日不視朝,兩府不入。前一日之夕,上宿於皇儀殿,設警場於右掖門之外。是日旦發引,陳鹵簿、鼓吹、太常樂、僧道、威儀甚盛。皇親、兩府、諸司緣道設祭,自右掖門至奉先寺,絡繹不絕。百官班辭於御史臺前,陳祭之後,又赴奉先寺。已殯,百官復詣西上閤門奉慰。

司馬光《涑水紀聞》,卷8,頁164。

13
至和元年(1054)
仁宗皇帝對詞臣未進溫成帖子詞感到不樂

歐公春帖子溫成皇后詞
歐公與王禹玉、范忠文同在禁林。故事進春帖子自皇后、貴妃以下諸閣皆有。是時,溫成薨未久,詞臣闕而不進。仁宗語近侍,詞臣觀望,溫成獨無有,色甚不懌,諸公聞之惶駭。禹玉、忠文倉卒作不成。公徐曰:「某有一首,但寫進本時,偶忘之耳。」乃取小紅箋,自錄其詩云:「忽聞海上有仙山,煙鎖樓臺日月閑。花下玉容長不老,只應春色勝人間。」既進,上大喜。禹玉拊公背,曰:「君文章真是含香丸子也。」

朱弁《曲洧舊聞》,卷7,頁180。

14
至和元年(1055)
禮官張芻反對溫成立忌,被宰執以前事貶官

子淵曰:「溫成立忌,禮官列言其不可,執政患之。有禮官謂執政曰:「禮官張芻獨主此議,他人皆不得已從之耳。」前歲芻父牧當任蜀官,芻上章乞代父入蜀知廣安軍,執政謂之曰:「故事,史館檢討不為外官,足下能捨去帖職則可往矣。」芻始謂出外當改校理,及聞執政言,出於意外,愕然,則不願外補也。執政皆笑。至是,執政追摘前事罪之曰:「代父入蜀,不當擇職田善處求廣安軍,又聞不得帖職務而復止,進退失據。」奏落芻職為監潭州酒。禮官議者亦稍稍而息。

司馬光《涑水紀聞》,卷8,頁163。

15
至和元年(1055)二月
蔡襄上書反對溫成皇后立忌

臣伏聞陛下為溫成皇后立忌。臣切謂聖人製禮,所以明輕重尊卑之節,過與不及。皆曰失禮。故太常設官,職在檢詳。陛下臨御天下三十餘年,動遵典法,聖德之盛,明如天日。近者溫成皇后薨逝,事不下禮官詳檢。既以施行,雖有過當,無由追改,乃又立忌,考之於禮,未為適中。伏以孝章、淑德、章懷四后於陛下為伯祖妣、為皇妣,其屬之尊如此,向來奉慈,皆不立忌。溫成皇后生則為妃,後乃追冊,於陛下為卑幼之列,不應立忌。伏望聖慈追改敕命,庶乎天下之人知陛下以禮斷情,合於中道。取進止。

蔡襄〈乞罷溫成皇后立忌〉,《蔡襄全集》,卷14,頁369。

孝章,太祖宋皇后;淑德,太宗尹皇后;章懷,真宗潘皇后。

16
至和元年(1054)七月
立溫成皇后園寢

秋七月丁卯,以程戡參知政事。立溫成園。戊辰,梁適罷。己巳,出御史馬遵、呂景初、吳中復。

《宋史》卷12〈仁宗本紀〉,頁236。

17
至和元年(1054)十月
張貴妃下葬

冬十月辛卯朔,太白晝見。......丁酉,葬溫成皇后。丙午,溫成皇后神主入廟。

《宋史》卷12〈仁宗本紀〉,頁237。

18
至和元年(1054)九月十四日
王洙因操辦溫成皇后喪禮事宜受仁宗褒獎

敕王洙:省監護使劉沆劄子,奏繳連到少府監修製法物所狀,修製溫成皇后一行法物,勘會例各鮮明,及減省得物料功限甚多事。少府領五署之眾工,乃九卿之舊職。卿以儒學,參吾侍從,兼涖其事,能親厥官,俾夫功簡而速成,物精而有法。益彰材敏,尤用歎嘉。故茲獎諭,想宜知悉。

〈賜翰林學士尚書工部郎中知制誥王洙獎諭詔〉,《歐陽修全集》卷82,頁1193。(《內制集》卷1)

19
至和元年(1054)九月二十五日
建龍觀舉行追薦溫成皇后法會

伏以蒼圓降鑒,列象緯以昭垂;蠲潔備陳,薦馨香而上達。載嚴仙宇,恭按科儀。眷內則之遺芳,冀高真之冥祐。仰祈陰貺,永助靈遊。

〈建龍觀開啟追薦溫成皇后道場青詞〉,《歐陽修全集》卷82,頁1195。(《內制集》卷1)

20
至和元年(1054)十一月
溫成皇后廟祭饗樂章

十一月甲子,出大廟禘、祫、時饗及溫成皇后廟祭饗樂章,肄于太常。

《宋史》卷12〈仁宗本紀〉,頁237。

21
至和二年(1055)三月
張惟吉去世,因諫阻溫成皇后治喪「皇儀殿」而得諡「忠惠」

入內都知張惟吉請諡。禮官以惟吉前持溫成喪不當居皇儀,爭之至力,時宰不知典,則阿諛順旨,惟吉頓足泣下。緣此得諡忠惠。

江休復《江鄰幾雜志》,《全宋筆記》第一編,第五冊,頁149。

張惟吉,北宋仁宗朝宦官。按歐陽修祭文載,張氏死於至和二年(1055):「維至和二年歲次乙未三月己未朔,皇帝遣入內內侍省內西頭供奉官、勾當延福宮康為政,致祭於贈保順軍節度使張惟吉之靈。惟靈忠勤之節,克保於有終;存歿之恩,備隆於異數。仍加祖奠,式表哀榮。尚享!」(〈贈保順軍節度使張惟吉祭文〉,《歐陽修全集》卷83,頁1209)。其諡號據江休復《江鄰幾雜志》為「忠惠」,但《宋史》卷467〈張惟吉傳〉所載,張氏的諡號為「忠安」。

22
至和二年(1055)四月
歐陽修進端午帖子詞〈溫成皇后閣四首〉

密葉花成子,新巢燕引雛。君心多感舊,誰獻辟兵符。
旭日映簾生,流暉槿豔明。紅顏易零落,何異此花榮。
綵縷誰云能續命,玉奩空自鎖遺香。白頭舊監悲時節,珠閣無人夏日長。
依依節物舊年光,人去花開益可傷。聖主聰明無色惑,不須西國返魂香。

〈溫成皇后閣四首〉,《歐陽修全集》卷83,頁1214。(《內制集》卷2)

23
南宋
後代對於溫成皇后記載失實

近世行狀、墓誌、家傳,皆出於門生故吏之手,往往文過其實,人多喜之,率與正史不合。如近日蜀本《東都故事·趙普傳》,與正史迥然如兩人,正史幾可廢,前輩嘗以《邵氏聞見錄》與石林《避暑》、《燕居錄》等。以歲月參之,皆不合。汪彥章集有〈題陳文惠公逸事後〉,云:「文惠陳公相仁祖,每內批夜下不過十刻。一日夜分,有御封至,公不啟封。來日袖進曰:『今中宮虛位。張貴妃有寵,空姦人附會,請正母儀,非陛下本意。』仁祖首肯曰:『姑置之。』貴妃即追冊溫成皇后也。當時墓碑不敢書,公之曾孫袞始錄以示人。」按李氏長編辨此事云:「文惠公以景祐四年拜相。寶元元年三月罷,溫成以康定元年十月自御侍選才人,距文惠罷相凡二年餘,雖當時已被寵幸,不應諛臣便有正位中宮之請。」汪所見袞說,非事實也。其它往往類此。

趙彥衛《雲麓漫鈔》,卷8,也134。

陳文惠公,即陳堯佐。長編辨析卷數待查。唐彥猷傳與《宋史》所載亦如「兩人」。呵呵。

歷史時期:宋仁宗

參考資料

相關人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