狄青

生於 年
年去世
收藏此文 取消收藏

家庭成員

配偶

暫無數據

父親

暫無數據

母親

暫無數據

子女

暫無數據

史料記載

1
討伐儂智高前
狄青治軍有方

狄青善用兵,多智數,為一時所伏。其出師討儂智高也,既行,燕犒士卒於瓊林苑中,將士皆列坐。酒既行,青自起巡而問之曰:「兒郎若肯隨青者,任其願同去。若有父母侍養,及家私幼小,畏怯不願去者,便請于此處自言。若大軍一起之後,敢有退避者,惟有劍耳。」於是三軍之士感泣自勵,至嶺外,無一人敢有怠惰者。

王銍,《默記》卷上,頁10-11。

2
討伐儂智高時
討伐儂智高,問策於陶弼

儂智高犯廣南,破諸郡。官軍屢敗,朝廷震動,遂遣狄青作宣撫招討使。青至洪州,聞陶弼在外邑丁憂,蓋弼久作廣南官也。青至,微服往見弼,問籌策。弼察其誠,為青言廣南利害曰:「官吏皆成貪墨不法,惟欲溪洞有邊事,乘擾攘中濟其所欲,不問朝廷安危,謂之『做邊事』,涵養以至今日。非智高能至廣州,乃官吏不用命,誘之至此。智高豈能出其巢穴至廣州哉?今誠能誅不用命官吏,使兵權在我,一變舊俗,則賊不足破也。」青大奇之,所以初至廣州,按法誅不遵節制、出兵而敗陳崇儀而下三十餘人。明日一鼓而破賊,二廣晏然者,用弼之策也。青南討至嶺下,隨軍廣南轉運使李肅之等迎於界首,具櫜鞬謁青,曰:「某等隨軍轉運使,今已入本界,請大軍糧食之數,及要若干碩數,月日多少,請預備之。」青答曰:「此行亦無東西南北遠近所在,亦無歲月多少之期。既曰隨軍轉運,須著隨軍供贍,人人足備。若少一人之食,則先斬轉運使。」肅之等悚然而退。故其軍食足而成功,此善為將帥者也。

王銍,《默記》卷上,頁11。

此反映北宋地方吏治腐敗之情況。

3
韓琦帥定州
歌妓譏狄青臉上涅文

韓魏公帥定,狄青為總管。一日會客,妓有名白牡丹者,因酒酣勸青酒曰:「勸班兒一盞。」譏其面有涅文也。青來日遂笞白牡丹者。

王銍,《默記》卷上,頁15。

4
韓琦帥定州
舊部曲焦用因事被韓琦當青面處死

後青舊部曲焦用押兵過定州,青留用飲酒,而卒徒因訴請給不整,魏公命擒焦用,欲誅之。青聞而趨就客次救之。魏公不召,青出立于子階之下,懇魏公曰:「焦用有軍功,好兒。」魏公曰:「東華門外以狀元唱出者乃好兒,此豈得為好兒耶!」立青而面誅之。青甚戰灼,久之,或白:「總管立久。」青乃敢退,蓋懼並誅也。其後,魏公還朝,青位樞密使,避水般家於相國寺殿。一日,衩衣衣淺黃襖子,坐殿上指揮士卒。盛傳都下。及其家遺火,魏公謂救火人曰:「爾見狄樞密出來救火時,著黃襖子否?」青每語人曰:「韓樞密功業官職與我一般,我少一進士及第耳。」其後彗星出,言者皆指青跋扈可慮,出青知陳州。同日,以魏公代之。是夕,彗滅。

王銍,《默記》卷上,頁15-16。

5
慶曆
狄青起於卒伍,畏懼謀反的謠言,不敢誅董士廉

董士廉,關中豪俠之士,佐劉滬同擅築水洛城,尹師魯大非之。其後,狄青帥渭,希師魯意,以滬擅興,械送獄,將案誅之。時士廉已罷幕府至京師,青請於朝,檻車捕送,欲至渭而誅之。時士廉過華陰縣,姚嗣宗知縣事。姚、董,意氣之交也。縣當發人護送,而監者兵仗嚴密如護叛,送者不得語也。嗣宗交護送者于路,因呼士廉行第,屢引兩手向上示之。士廉應曰:「會得嗣宗意,令作向上一路出此檻車也。」既至渭州,青方坐廳事,列兵仗,盛怒以待之。士廉在檻車中見青,大呼曰:「狄青,你這回做也!你只是董士廉礙著你,你今日殺了我,這回做也!」青聞之大驚,不敢誅。蓋青起于卒伍而貴,嘗有嫌疑之謗,心惡聞此語。因破檻車,械送獄。既在有司,士廉得以為計矣。其後反訟師魯贓罪,師魯貶死,而士廉從輕比者,用姚嗣宗之計得脫也。

王銍,《默記》卷上,頁12-13。

歷史時期:宋仁宗

參考資料

相關人物